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海書家

古法傳授,見證筆法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笔法古论(一)  

2013-08-28 16:51:51|  分类: ●古法书论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后汉蔡邕的九势:藏头护尾,力在字中。有解释藏头说:圆笔属纸,令笔心常在点划中行。这便是后世折钗股如壁坼屋漏痕锥画沙印印泥端若引绳一类话之祖,也便是观斗蛇而悟笔法的故事的理由。后世各家卖弄新名词、创新比喻、造新故事,其实都不出老蔡的这八个字。他又解释护尾说:划点势尽力收之。这又是米老无往不收,无垂不缩。两句名言所本。蔡邕所谓藏头护尾,我觉得篆隶应当如此,楷用笔也是如此。

元代董元直的《书诀》,集古人成说,罗列甚全,一向公认为书法的最高原则。现在我摘录其关于笔法者,诸位可作一对比。

无垂不缩:谓直下笔,即下渡上,至中间垂直,则垂而头圆。又谓之垂露,如露水之垂也。

无往不收:谓波拨处,即往当缓回,不要一拨便去。

如折钗股:圆健而不偏斜,欲其曲折圆而有力。

如壁坼:用笔端正,写字有丝连处,断头起笔,其丝正中,如新泥壁坼缝,尖处在中间,其布置之巧。

如屋漏痕:写字之点,如空屋漏孔中水滴一点圆,正不见起止之迹。(云间按:屋漏痕,如屋漏水于壁上之痕,言其痕之委婉圆润,非只言漏水点滴。)

如印印泥;如锥画沙:自然而然,不见起止之迹。

左欲去吻:左边起笔,不要多嘴。

右欲去肩:右边转角,不要露肩,古人谓之暗过

线里藏鍼:力藏在点划之内,外不露圭角。东坡所谓:字外出力中藏棱者也。

       种种说法,无非为伯喈八字下注解。唐代徐铉工小篆,映日视之,书中心有一缕浓墨正当其中,至曲折处亦无偏侧,即此可见其作篆用笔中锋之至。

      从来讲作字,没有不尚力的。可见这一种力如果外露,便有兵气、江湖气,而失却了士气。字须外柔内刚,东坡所谓字外出力不过是形容多力,不可误。米襄阳作努笔,过于鼓努为力,昔贤讥为仲由未见孔子时习气,此语可以深味。书又贵骨肉停匀,肥瘦得中。否则,与其多肉不如多骨。

     卫夫人笔阵图中有几句名言:下笔点划波掣、屈曲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,若初学,先大书,不得从小。……善笔力者多骨,不善笔力者多肉。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,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。多力丰筋者圣,无力无筋者病。

     她又解说,心手的缓急、笔意的前后说:有心急而执笔缓者,有心缓而执笔急者,若执笔近而不能紧者,心手不齐,意后笔前者败。若执笔远而急,意前笔后者胜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○ 以中为主,以侧为变 ○ 2 - 安然 - 上海成人書法傳授 - 陳家林書畫工作室  

现摘取名家书论记录于下:

讲笔法最早的是秦丞相李斯:夫用笔之法,先急廻后疾下,如鹰望鹏逝。又说:信之自然,不得重改。

元代赵孟頫所谓:文章精到尚可改饰,字画落笔,更不容加工,求以益之,适以坏之。正是阐明此意。

王僧虔云:“……浆深色浓,万毫齐力,……骨丰肉润,入妙通灵,……粗不为重,细不为轻,纤微向背,毫发死生

梁武帝云:纯骨无媚,纯肉无力,少墨浮涩,多墨笨钝。

虞世南云:用笔须手腕轻虚,……太缓而无筋,太急而无骨,侧管则钝慢而肉多,竖管直锋,则干枯而露骨。终其悟也,粗而能锐,细而能壮,长者不为有余,短者不为不足。

欧阳询云:每秉笔,必在圆正重气力,当审字势,四面停匀,八边俱备。……最不可忙,忙则失势;又不可缓,缓则骨痴。瘦乃戒枯,肥即质浊。又云:肥则为钝,瘦则露骨。

孙过庭云:“……假令众妙攸归,务存骨气,骨既存矣,而遒润加之……”

徐浩云:初学之际,宜先筋骨,筋骨不立,肉何所附。用笔之势,特需藏锋,若不藏锋,字则有病,病且不去,能何有焉。又云:作书筋骨第一,鹰隼乏彩,而翰飞戾天,骨劲而气猛也;翚翟备色,而翱翔百步,肉丰而力沉也。……若藻耀而高翔,则书之凤凰矣。

张怀瓘云:夫马筋多肉少为上,肉多筋少为下,书亦如之。若筋骨不任其脂肉,在马为驽骀,在人为肉疾,在书为墨猪。又云:方而有规,圆不失规。圆有方之理,方有圆之象。

韩方明授笔要诀,述其所师徐璕之言有曰:夫执笔在乎便稳,用笔在乎轻健。故轻则须沉,便则须涩,谓藏锋也。不涩则险劲之状无由而生,太流则便成浮滑,浮滑则是为俗也。

姜白石云:用笔不欲太肥,肥则形浊。又不欲太瘦,瘦则形枯。不欲多露锋芒,露则意不持重。不欲深藏圭角,藏则体不精神。又云:下笔之际,尽仿古人,则少神气。专务遒劲,则俗病不除。所贵熟悉精通,心手相应,斯为美矣。又云:迟以取妍,速以取劲,必先能速,然后为迟。若素不能速而专事迟,则无神气;若专务速,又多失势。

丰道生云:书有筋骨血肉,筋生于腕,腕能悬,则筋脉相连而有势。骨生于指,指能实,则骨坚定而不弱。血生于水,肉生于墨,水须新汲,墨须新墨,则燥湿调匀,而肥瘦适可。

唐代的李阳冰说:王羲之攻书多载,十五年偏攻永字。而前人认为很神秘的作传授笔法系统,他们所称的笔法,从羲之以后,似乎也就是指这个八法。

      蔡邕曰:书者,散也,欲书先散怀抱。任意恣情然后书之,若绾闲务,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。夫书,先默坐静思,随意所适,言不出口,气不盈息,沈密神采,如对至尊,则无不善矣。(云间按:如对至尊尚是眼前有人,心中有人,非是。)

  黄象论书云:须得精毫佳纸之外,犹曰:'如逸预之余手,调适而意佳娱,正可以小展。’”

  王羲之曰:凡书贵乎沉静。

  王僧虔曰:书之妙道,神采为上,形质次之,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。……必使心忘于笔,手忘于书,心手遗情,书笔相忘。

  欧阳询曰:莹神静虑,端己正容,秉笔思生,临池志逸。

  虞世南曰:字虽有质,迹本无为。禀阴阳而动静;体万物以成形。达性通变,其常不主。故知书道玄妙,必资神遇,不可以力求也。机巧必须心悟,不可以目取也。字形者,如目之视也。为目有止限,由执字体也。既有质滞,为目所视,远近不同。如水在方圆,岂由乎水?且笔妙喻水,方圆喻字,所视则同,远近则异。故明执字体也。字有态度,心之辅也,心悟非心,合于妙也。借如铸铜为镜,非匠者之明;假笔传心,非毫端之妙。必在澄心运思,至微至妙之闲,神应思彻,又同鼓琴轮指妙响,随意而生,握管使锋,逸态逐毫而应,学者心悟于至妙,书契于无为,苟涉浮华,终懵于斯理也。

  孙过庭云:凛之以风神,温之以妍润,鼓之以枯劲,和之以闲雅。故可达其情性,形其哀乐。

  唐太宗曰:神,心之用也。心,必静而已矣。

  苏东坡曰:人貌有好丑,而君子小人之态不可掩也。言有辩讷,而君子小人之气不可欺也。书有工拙,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乱也。

  黄山谷曰:用心不杂,乃是入神要路。又云:书字虽工拙在人,要须年高手硬,心意闲澹,乃入微耳。

  米南宫曰:学书须得趣,他好俱忘乃入妙。别为一好萦之,便不工也。

  晁補之云:书工笔吏,竭精神于日夜,尽得古人点画之法而模之;浓纤横斜,毫发必似,而古人妙处已亡,妙不在于法也。

  虞集曰:譬诸人之耳、目、口、鼻之形虽同,而神气不一,衣冠带履之具同而容止则殊。

  梁山舟曰:写字要有气,气须从熟得来,有气则自有势。

  曾文正曰:气盛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皆宜,书亦如之。又曰:古之书家,字里行间,别有一种意态,如美人眉目可画者也。意态超人者,古人谓之韻胜。

  郝经曰:客气忘虑,扑灭消驰,澹然无欲,修然无为,心手相忘,纵意所知,不知书之为我,我之为书,悠然而化。从技入于道,凡有所书,神妙不测,尽为自然造化,不復有笔墨,神在意存而已。

  孔孟论学,必先博学详说。上面所引前贤精要书论,无非在说明心境、性情、神韻、气味四项,惟说到其一、二,或笼统全说,总之初学者应细心体验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摘自陈家林博客之“古法书论”栏目—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